瑞金,英“烈”面前鞠个躬
2017-06-02 14:37:33
  • 0
  • 1
  • 1
  • 0

瑞金,英“烈”面前鞠个躬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迎着朝阳,层林尽染。远山如黛,心怀敬意。

红色之旅瑞金行,我们选择的第一站便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所在地的叶坪。

叶坪革命旧址位于瑞金市叶坪乡,距离瑞金城区5公里,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诞生地。脚踩大地,头顶苍天,心事万端,感慨油然顿生:

      郁郁葱葱树林间,

      鸟鸣蝉噪话古今。

      苍翠茂盛草萋萋,

      烽火誓言萦耳畔。

这里因为地势平坦开阔,林木昌盛,便于隐蔽和疏散,也就成为苏维埃共和国临时政府的不二首选之地,至今仍然完好地保存着22处革命旧址和纪念建筑物,仅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就有16处。其中“一苏大”会址原为谢氏宗祠祠堂、且不说谢氏祖先的在天之灵反应如何,就是当下谢氏子孙也是风险重重的呀,蒋家的飞机、大炮可以一叶障目,中统军统呢,难道也是瞎子不成?

这里的传奇故事很多,“毛主席”就是在这里被叫开的,之前人们称呼毛代表,毛委员。“苏一大”后,“毛主席”三个字如星星之火,传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嵌入史书,彪炳古今。打土豪,分田地,苏维埃政府践行“耕者有其田”赢得民心,最终拥有了天下,毛泽东和他所领导的一代革命家成为贫苦农民的大救星,成为积贫积落的旧中国的希望所在。

苍天识得人间苦,古樟千年弹哑然。

护得书生只为民,炸雷枯死也复活。

据说毛泽东曾在距离他卧室只有几米远的千年古樟树下苦读求索,蒋介石的飞机投下几枚炸弹,唯独距毛泽东最近的炸弹偏偏卡在那棵极具灵性的古樟树叉上,成了哑弹,毛主席侥幸逃过一劫。直至后来爆发文化大革命,红色中国命悬一线,古樟树却被一声闷雷劈成两半,熊熊燃烧而死,就在人们为古樟的去留而烦恼时,演绎大内乱、大破坏的文革走进历史的故纸堆,在凄风苦雨中备受煎熬的千年古樟,竟有一半然神奇般地复活了,如今依旧枝繁叶茂,翠绿如阴,在微风的吹拂下,不时发出飒飒声响,像是在诉说历史的沧桑巨变。

谁说草木无情?荣辱沧桑,见证古今!

“李老师,你看,眼前的纪念碑很有特色。”说话的是真真,一个三十出头,气韵俱如今“死无葬身之地”“身首异处”呢?

山城树荫下,款款举步,神情悠然,至今还历历在目,言犹在耳:

“你来南京吧,将来国大召开,总统你来当,我就管管党务。”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人往高处走嘛”

“高处不胜寒”

历史在1945年的这一页,给中国留下了空白,本可以写最好字,画最好画,遗憾的是,最后却还是一声叹息。

“李老师,想什么呢?”真真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我。

“哦,没有。”看看四周,我们团队成员大多走出30几米远。我却还在千年古樟树下站着,若有所思,甚是迷茫。佳,凭借自己的努力与实力,走进政府大楼上班的新女性。

“是全国唯一炮弹形的红军金塔。”导游补充一句。

塔身高13米,布满许多凸出的小石块,象征无数革命烈士凝结而成。而且建塔的费用全部自愿捐款,农民谢益辉老人把多年积攒准备买棺材的三块大洋也捐出来。五次围剿大失利,红军踏上长征路,塔被国民党炸毁,有个大妈甚至冒着砍头危险,任是把完好的“烈”石块捡起,珍藏于家,直至解放后重修时献出。

村民的举动给“小米加步枪”赢得天下做了最好的诠释。漫漫五千年,绵延几万里,改朝换代的巨大力量都来自大山深处的民间,都是一些被历代帝王愚弄的广大农民。

他们一次又一次用自己的鲜书写朝代进化的历史,一次又一次把自己的“救星”送进皇宫,推上皇帝的宝座,也是一次又一次被无情地玩弄。

乃至,后来被神化的“红太阳”虽然谙熟中国帝王的发家史,却也还是不可避免地重演“割资本主义尾巴”,“人民公社”大一统的闹剧。于是便频频再现“吃观音土”、“啃树皮”饿殍遍野悲剧。

蒋公则枉为孙先生(中山)的第一高徒,却是“项羽原来不读书”啊!要是重庆谈判,各自遵从“祖国利益”高一切,何至于先

“我以为你想留下来当女婿呢。”真真幽默,也不无讥讽。

我随即说道:“看我廋不拉几的,要才无财,要相没貌,没有哪个姑娘那么傻的。”

“赶大部队去吧。”

我把简陋的背包递给真真,脱下帽子,快步向前,在红军烈士塔前站定,双手合十,深深地鞠了一躬,折回追上真真,接过包包,大步流星,向大部队走去。

 

                        2017年06月02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