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堡新姿秀玉颜
2017-11-01 15:36:06
  • 0
  • 0
  • 1
  • 0

古堡新姿秀玉颜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金秋十月,乾坤朗朗。

作协一行,走进闽中戴云山麓,看绵绵群山,赏千亩茶园;走进安良古堡,品洛神花茶,尝畲乡小吃。可谓“心若浮云随意飘,情如山溪自在流”矣!

大口嚼手抓骨,大碗喝农家酒。

畅快淋漓,思绪飘飞。

安良古堡为我所见造型最为特别的古城堡,依山而建,夯土而成,呈八一电影制品厂迎面而来的红五星中央金黄色的“上八下一”字形,向后倾斜成巨大的梯形,背靠山势,垒石为基,夯土为城,厚达丈余,层层拔高,梯度自然,外延夯土成墙,内则木梁支架,依照梯度搭起一间间约8平方米的房间,环堡一周,共有30余间。加上堡内500多平方米的空地上盖起的土木结构瓦房一栋,不管是晴天下雨,白天黑夜,藏他个三五百人不成问题。

20几米高的夯土外墙上,除布置提供瞭望与射击用的圆形或方形的小窗口外,还有规则地布设着或平直、或倾斜的竹子,打通竹节,透过倾斜的竹孔可看清直抵墙角的敌人,窥探、射击,自然方便。

畲乡先人,智慧非凡呐!

古堡为避匪患而建,但在政治昏庸,民不聊生的年代,村中百姓,族中男女,哪里是城厚墙高的古堡所能庇护的呢?

在我老家,鼎盛时期,土匪别说进村,哪怕是借道河对岸专门修建供匪盗之流通过的崎岖小路,也得先指派头面人物进村拜见族中长者,得到许可后,方可小心翼翼,惶恐前行啊。

“集中花萼无双品,天下楷模第一家”

仅凭这幅据传为李世民御赐的祠堂对联,恐怕就不是那个年代里一般人家所招惹得起的吧。可后来呢,家道追随国运衰,恶徒当道,胡匪横行,别说借道须许可,当是我爷爷在短短十来年的时间里,就历经三次楼房被纵火、先后有六栋高楼毁于灰烬的劫难,原本当医生的他,年近不惑,也不得不撸起袖子,挽起裤管,垦荒种地,结局却还一样是他的儿女们食不果腹,衣不憋体。以至,我那苦命的父亲兄妹四人连学校在哪里都不知道。

“嗨——”

浓重的叹息抹不去古堡斑驳的经世沧桑,十月的朝阳却显得特别的温婉与绵柔。

“喝茶喽”

“好茶,洛神花茶!”

抬头眼望,紫涵正对我挥手招呼呢。她可是个二八姑娘,文思细腻,作品与穿着一样时尚,颇受青春一族、潮头一伙的青睐。咋看,时髦女孩一个;细品,则深邃丰蕴。

简陋的板房,粗糙的桌椅,和田野里干折的残荷枯草一样的质朴、单调,也与苍翠碧绿的绵绵青山一样的踏实、厚重。

“先生,请品尝尚品洛神花茶。”

眼瞅着眼前这位气质独特,双目清纯却掩抑不住细微忧悒的女孩,给我递来的宛若干红葡萄酒一般色泽纯净柔和的洛神花茶,我先是一愣,进而惊讶。

她外披一袭粉红色的灯芯绒长裙,步履轻盈,亭亭玉立,恰似山野百合,虽然花香怡人,温馨四溢,却也分明在告诉我她内心深处所隐藏的心事。

后经打听我才知道,她来自福州的“支农游学”团队,大学毕业后,面对残酷的就业竞争,她选择加入团队到特色农村,协助村里开发民宿、旅游等支农项目,拓展视野,锻炼自己。

经她指点,带着洛神花茶的清香,也带着些许疑惑,我和紫涵一路说说笑笑来到附近的“古堡客栈”。

造型、规模,几乎完全复制安良古堡,不同的是垒石基座、夯土城墙没古堡的那么厚、那么高,环堡一周的阁楼房间要大得多,用以窥探和射击窗口一律朝内而设,而且是左右对开的铝合金框的窗户。

入户门前,整齐地摆着两盆花,虽然已是深秋,却还是翠叶透绿,仿佛可以闻到淡淡的清香。

我心怡然!

踩在金黄色的楼板上,听着木板摩擦时发出轻微的“咯吱”响声,便很自然地想到老家的木板房,也仿佛听到母亲温柔的呼唤,惬意自然。

“住宿的价位如何?游客多吗?”独特的设计,创意的开发,牵动紫涵好奇的心思,一路走着,没完没了地问这问那。

“很适合居家养老。”

或是年纪大的原因,我竟想到日渐凸显的空巢老人的晚年安养的事来。

紫涵听罢,“哈哈”一笑。笑声灿烂,纯正无邪。

我的心陡然一颤,仿佛又看到那双“忧悒的眼”……看到她喉结处刮痧留下的一指丹红。

“古堡秀新姿,创意展玉颜。”奇思妙想,诗意本然。

离开客栈,回首斜阳处,古堡斑驳,新容毓秀,金灿灿的,格外扎眼。谈笑间,些许忧虑,不时袭来。

2017年11月02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