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色的晚餐 
2017-12-20 16:23:38
  • 0
  • 0
  • 0
  • 0

橘色的晚餐 


“上车吧。”

她摇下车窗,探出半个头,温情地招呼。

“我?”

她:“……”

仅仅十秒之前,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叫她多拐个弯,带我回家呢。孩子一人在家,又不会煮饭,我有些放心不下。

到底是青春偶像派的畅销书作家,作品与颜值都一样受读者青睐,面对陌生听众,她亭亭玉立,金嗓子一开,便是一阵暴风雨般的掌声,此后一个半小时,60多个小作家协会的成员:静听,则屏气凝神;开口,便畅所欲言。

没有隔阂,毫无拘束。

她,走进学生心理;学生,则迷恋在她的故事中。

晚上六点,正是交通的高峰时刻,路上车流如水,汽车的尾灯与两旁橘黄色的路灯相互辉映,温暖怡人。

忙碌一天的人们,回家是心灵的祈盼,家是灵魂的港湾,卸下面具,除去虚假,倦怠的心灵,疲劳的灵魂,只有在各自的家里才可以尽情地放松。早点回家,是寄居、漂泊在都市里的人们共同的愿望。

“晚上一起吃饭吧。”启动汽车,锁上车门,她把着方向盘,目视前方,热情邀请。

美女请我吃饭,当然受宠若惊,摸摸上衣口袋——“糟糕”!中午走得急,钱包忘了带,支付宝和微信好像也没多少钱。第一次和自己的心灵偶像,漂亮女神,在夜景烛光下,共进晚餐,就让她展包掏钱,好像不应是绅士所为吧。

虽然,我不是绅士,但同样不希望自己成为不谙世事的土包子,不是为了尊严,是男人的当担。

伤不起啊!真的伤不起!!

“不,不,不不!”我有些紧张,找了个借口:“改天吧,我请你。”

这是我第二次婉拒她“共进晚餐”的盛情邀请了。我有个不好的习惯,出门时常常不带钱包,身上也没有现金。

尴尬自然免不了,比如今晚。

她没有看我,浅唇含笑,似信非信。如此刻的夜,氤氲朦胧,似真似幻,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含蓄与丰满。

汽车继续在缓慢地行驶,我觉得她在有意地放慢车速,和先前的子芳路相比,南洋路要冷清得多,路上并没有多少车,甚至路灯也都是昏昏沉沉,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也难怪,郊区嘛。

“下面请李老师做点评。”主持人不留任何商量的余地,便把我推向前台,老实说,由我点评,其实不够格,但在此时,好像也没有更合适的人选。

还沉浸在兴奋之中的同学同样报我以热烈的掌声,显然,我沾她的光了:“感谢美女作家给我们带来精彩的讲演!概括起来就是八个字:‘一个坚持,两个积累’”。

“哇——”

浓烈掌声再次响起,学生意犹未尽,他们忘记了放学时间早已过了半个小时,和以往临近放学时的不安,骚动,嘈杂,甚至私自离开截然不同。

“阅读的积累,看别人故事,丰富自己的人生经验,提升生活的质量,拓展生命的空间。”

窗外,不时有饭后散步的学生紧贴窗玻璃,瞪着大眼睛往里张望。今天的讲座很精彩,很成功,我比她更高兴。

“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旅行,是则贴近自然,贴近社会,品味历史的另一种体验。踏步青山,你可以真切地感受到山的伟岸,水的绵柔,林的幽深;身临古迹,品博大精深的文化,听到历史的远古呼唤,这是积累生活的又一路径。”

“嚓——”

超车道上一辆急驰的大众走神了,没有注意到前方的等绿灯红旗轿车,发觉不对,紧急刹车,高强度的摩擦发出的声音特别刺耳。

“他妈的,有这样开车的。”我忘了身边是位美女,而且还是我的心灵偶像,粗话暴口而出。

她已听出我的埋怨之气,略微转过脸,瞟了我一眼,微微一笑:“嗨,见怪不怪的啦。”

“泰和广场负一楼的水秀广场边有一家‘土人生蚝吧’,味道很不错,餐馆的布置也颇具文化气息,艺术特色。”

吃“土人生蚝,男人养颜,女性滋补。”脱口而出,不假思索。

“果然出口成章啊。”她“哈哈”一笑,不无调侃,几许赞美。我知道自己的弊端:嘴贫,好卖弄口舌,特肤浅。

她还是没有放弃邀我共进晚餐的想法。在她看来,或是出于感恩吧,讲座是我向校长推荐的,平时我也总是抓住所有机会“推崇”她,“炫耀”她,毫不掩饰我对她的别样情怀。

“改日吧,我一定请你。”我的口气同样决绝、果断,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我不能在她面前有任何的“自伤”行为。她,部分实现了我一直未能实现的愿望,部分做到了我一直想做却又力不从心的事,这或许就是我觉得她特别亲切的原因吧。

在我心中,她不是一般的美女,不只是个会写几本书的作家。

“哈哈”似笑非笑,似信非信,“你太客气!”

“我很率真,不过很真诚!”

她眨眨眼:“我喜欢真诚的人。”

“真的?”我的视线从窗外转向她,“说说看。”

她笑笑:“……”

“糟糕,我该下车了。”收回视线,看看窗外,车已驶离我小区门口50几米路程。

“啊?我都忘了。”她又是“哈哈”一笑,像是得意的样子,“要不……”

“不了。”

停车,下车。目送着她汇入车流,消失在橘黄色的夜色里,我的心陡然一颤,几许迷茫,几许失落。(未完待续)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