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岩生小说精彩片段及作者简介
2017-04-19 11:14:43
  • 0
  • 7
  • 43
  • 0

李岩生小说精彩片段及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李岩生,福建人,曾用笔名李燕翔发表诗歌,出生于上个世纪“动荡不安”的六十年代, 大学本科,中学高级教师,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在《中国教育报》、《杂文报》、《支部生活》、《南平日报》、《石狮日报》、《文苑》、《南大荒诗刊》、香港《华文诗刊》刊发诗文。诗歌、散文、杂文、小说均有涉猎,《亲亲一吻误终身》为自传体言情小说。

                                  (参与众筹,感怀在心:http://www.zhongchou.com/deal-show/id-715735)

中篇小说《亲亲一吻误终身》片段:

片段(1):风雨之夜,亲亲一吻

        晚餐,很丰盛。一个蛋炒西红柿,一个香菇排骨炖汤,一碟青菜。凤儿还特别给我弄来一瓶小角楼的酒。我觉得意外,凤儿是不喝酒的,平日里也常常吩咐我少喝酒,说什么酒易伤肝,会喝坏身子。

         “怎么不开窗呢?关得严严实实的。”看着她,我不解地问。

         “下雨呢。”我把身子向窗边略为一倾,竖起耳朵,细细一听,果然淅淅沥沥的,正下着雨呢。

        “这可不好,回不去了。”

        “怕什么呢?还能让你睡在外面的菜地里不成?”她看了看我,温情蜜意地说,“吃饭吧,别尽想那无用的事。”

         简陋的卧室,办公桌成了餐桌,两个人三个菜,一顿饭竟然吃了一个多小时。这算不算男女恋爱中的奇迹呢?

        窗外的雨还在滴滴答答地下个不停,下雨天,留客天!莫非今晚我真的要成为她尊贵的客人不成?

        苍天也解风情事,羞羞答答留客到天明。

       读懂凤儿的心思,有意让我今晚在这过夜,和凤儿一起,共同演绎一出浪漫的青春圆舞曲呢?

       看我情思飘逸,神采飞扬,识趣的凤儿又一次轻点我的眉心,柔情满满地问:“想什么呢?”

       “想要,想要,想……”我没有继续往下说,时下任何的语言都显得多余,都显苍白乏力。

      “你想坏!”

       凤儿说着,脸颊绯红,双目含情。接着,她起身,往前一步,站在我的身边,我顺势偎依着她,双手抱着她的腰部,我的脸恰好埋在她的胸部,闻着她少女的清香,倾听她的心跳。孩子一般,幸福地闭上眼睛,享受着爱意满满的无限温柔。

       “好了,听话!”

       “我不啊,我就不!”同样是孩子般的倔强,孩子般的语言。

       我把脸稍微移动一下,正面对着凤儿,痴痴地看一会,伸出舌头,隔着她薄似轻纱般的枣红色的衣服,亲吻着凤儿胸围边沿的乳房。而当我的舌头触到她丰满而坚挺乳房时,她浑身一颤,发出轻微地“啊——”的呻吟声。

       这声音如一股电流,瞬间传到我的全身上下的每个毛孔,惹得我得我浑身发麻、舒畅。我几乎瘫软了,偎依着凤儿。

       “你坏!”过了一阵,凤儿看着我,轻声地嗔怒道:

       “以后吧,好吗?”

       我能不好吗?这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啊,是纯洁的天使,我怎么舍得……

       时钟,已经走到十一点的位子,我开始有些坐不住了,凤儿也是,不时地拉开窗帘,探出头看了又看,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除了雨打树叶的唦唦声。

      “算了,你就在这里睡吧!”眼瞅着雨没有停息的意思,凤儿走到我跟前,她看着我,温情脉脉地说。

片段(2):忍无可忍,怒撒麻将

       人,可以不伟大,可以不学无术,就是不能如此这般地无耻!不伟大,你可以选择平凡,选择普普通通!不学无术,你可以选择平庸!平凡也罢,平庸也罢,他的人格仍然是健全的,他的灵魂依旧是高尚的——哪怕他眼前的职位如何的卑贱!而当一个人无耻到“以耻为荣”,不学无术进化为“不学有术”的时候,他的人格,他的灵魂就已经彻底地被撕裂,被扭曲了,他也就彻底地堕落了,腐化了。而这,岂只是一个“可怕”所了得的?

       这不,晚上他们又来了!

       就在我还在吃药,病情尚未完全康复的时候,在他们从我全身心爱恋着的女朋友家里“探亲”回来后才两天,他们照样可以心无愧疚,坦然自得地推门进来,拉出短登,吵吵着、嚷嚷着,对我的病情没有任何一句哪怕虚假的过问,在未经我许可的情况下,哗啦啦地玩起麻将来。

我的家,我的卧室俨然成为他们可以自由进出的棋牌室,倒是我俨然成为一个不识趣的挤占、影响他们娱乐空间的闲散之人。

      鸠占鹊巢,天经地义?

      “和——了,清一色!”

       江副校长兴奋地一拍桌子,大声地喊道。他一向对自己的牌技很是自信,在牌桌上,他完全抛弃了作为副校长在平日所展示给大家的内敛、斯文,而是完完全全地换成一张赌徒的嘴脸。

       他的好友民勤,在这个时候,通常会是伸长脖子,瞄一瞄江副校长面前的牌,赞不绝口地叹道:“真是好牌!佩服,佩服!”

        一个月来,我已基本不打牌。一则心有所属,凤儿也曾多次暗示我少参合江副校长他们一起玩牌。二则,对江副他们的行为,我心中多少有些不悦,总觉得不够朋友,不够地道。心里常常窝着一团火!虽然没有蹿出来。再者,我的隔壁邻居也颇有微词,他们也知道来我房间玩牌的人,都是学校领导阶层的,得罪不起,不好发作,但心存怨恨是无疑的。

       而把怨气迁就于我,也是自然不过的事。虽然碍于我掌管他们的工资,平时或要“救急”也免不了要和我“套近乎”,不好明言。

       看看办公桌上的闹钟,已经走向夜里12点,我有些不耐烦了,几次暗示他们,玩完了这一局,该结束了。

        然而,他们的兴致正浓着呢,哪里听得出我言语中的不逊厌烦之意?

       “哇——金牌——和啦!”民勤的惊叫声,告诉人们他此刻的心情该是怎样的激动,怎样的兴奋啊。

记忆中民勤少有这样的运气,少有这样的好牌,他十之八九都是来给江副校长交学费的。虽然工资不高,却还是乐此不疲,或许别有所图吧。酒不醉人人自醉,每天向外掏钱的工作可以乐呵呵地重复做着,必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那么,可醉之处又在哪里?

      我非鱼,焉知鱼之乐?

      我斜躺在床上,睡也睡不着,玩又玩不了。看看书吗,却又怎么也都无法静下心来!左转转右翻翻,烦得很,躁得很!心中压抑的那团火,一直在上蹿下跳的,我感觉我已经越来越难以把持操控了。这就像一座活火山,虽然火山口被堵住,表面看来平静得很,与周边高低不同,大小各异的山,没什么两样,但在地底下却是暗流涌动,岩浆喷薄,随时都可能爆发山崩地裂般的可怕。

      我担心!我害怕!!

      我的担心,我的害怕,绝非空穴来风,我知道暴风骤雨就要来了!山洪即将爆发,这里的人谁也躲避不了。

      想想一段时间以来,凤儿左一句“不可能”,右一句的“不合适”,还时常有意无意地回避着我,冷淡着我。这激起我诸多不悦的想象,虽然,我依旧淡定,依旧平和。

     “我三金,自摸!”

      “哇——”

      “你神啦?”

      哗啦哗啦的洗牌声,吆喝声,嚷嚷声,充斥每个角落,一齐向我袭来。烦躁,焦虑,怒火连同呛人的烟味,紧紧地包裹着我,压抑得我呼吸急促,气喘吁吁,头皮发热,浑身冒汗……

      突然,心中酝酿、压抑已久的怒火,瞬间被莫名地点燃,瞬间火山一般陡然爆发,我触电般地从床上一跃而起,蹿到麻将桌前,嘶声裂肺般地怒嚎:

        “别——玩——了”!

       尔后,向前一步,拉起桌上的垫布,重重地一往空中一甩,只听“哗啦啦”的声响,麻将天女散花般地飞向四周,有的撞到天花板、墙壁反弹回来猛烈地撞击妨碍她们自由飞奔的任何障碍物,有的在空中划过一道又一道的弧形后,又是天女散花般滴滴答答地或散落在地上,或砸在锅碗瓢盆上发出霹雳哐啷地响声。

       我的怒气仿佛积蓄压抑了上百年的火山,一旦找到发泄的突破口,便再也无法控制地喷薄而出,喷出的烈焰不但壮观,令人惊喜,却更让人恐惧,让人惊悚。

       他们个个都傻了,僵尸一般,傻愣愣地呆立着,一动不动!空气仿佛凝固了,卧室里的气氛陡然紧张、压抑起来,死死地包裹着每个人,令人大气不敢出。过了好一阵,看看我,看看点缀在地面上斑斓的麻将,不知所措。

       浓缩的空气仿佛被点燃,房间里显得特别的闷热,几个像是被点了穴似的僵立着的人个个额头冒汗,双目无神,表情僵硬而麻木。

      ……

      “走——吧。”

        过好了好一阵子,不知谁轻轻地说一句。

       于是,一个个灰溜溜地,丧家犬一般,低着头,不声不响地消失在我的眼帘。卧室,恢复了其应有的宁静。

       我长长地舒了口气,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推开窗户,一股清新的气流涌了进房间,把室内的烟味、汗味、脚臭气,直往室外逼。

夜,已很深了,暗蓝的天幕上稀疏地点缀几颗星星,一闪一闪的,斜倚窗前,面对浩渺苍穹,万般无助的我陷入另一种更加揪心的烦恼之中!

                                           (参与众筹,感怀在心:http://www.zhongchou.com/deal-show/id-715735)

片段(3):酒是男人的第一情人

       母亲,孕育着男人的生命,孕育着男人的肉体。酒,则孕育着男人的伟岸和豪放的灵魂,孕育着他们成长过程中所经历的喜、怒、哀、乐,和悲、欢、离、合,进而孕育着他们的情感,孕育着他们的思想,也孕育着他们肉体背后的灵魂。

        酒,何以如此令性情中的男人如此“感怀于心,依依不舍”,甚至是“一醉方休死不辞”呢?

        酒和色,都是男人们需要和所离不开的,但是“色,讲究“门庭”,注重“户对”,需要先期的投资,事实上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具备这样的资本。相反,酒——作为男人的“第一情人”,就没有那么多的排场,没那么多的讲究,作为“情人”,她从不嫌贫爱富,也不在乎什么门当户对,她对所有钟爱于她的男人都是清一色的报以一视同仁!清一色的拳拳相待……如此这般,还会有哪个至性至情的男人舍得离这样一位知情识趣,善解人意的“人生知己”呢?

       酒啊酒,你风韵楚楚,绵柔温婉。有了你,怂人不再怂,凡人也称仙。洞房花烛夜,不能没有您来助兴;金榜题名时,少不了您的喝彩;他乡遇故知,又怎能没有你作陪?情场失意,你杯酒解千愁;仕途坎坷,你可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孤独,也是一种至高的境界!哪怕是含冤跨越鬼门关,有你相伴,照样可以一路壮胆,豪情满怀,为他们十八年后成为好汉,谱写新的篇章。

        就这样想着,也就这样喝着,昏昏沉沉,如坠仙界,飘飘然,晕乎乎,所有的烦恼一股脑儿全抛到九霄云外,如烟似雾,全都散了,全都没了!而我则站立在高耸的云端,手持夜光杯,翘首邀明月:

                                  “东西南北脚下路,

                                   天上人间伴我行。”

       好酒啊!好酒!好酒……好……酒……

        酒浓……春……入梦,窗……破……月寻……人。

        在醉醺醺,迷糊糊之中,我看到了——看到凤儿身披洁白的婚纱,脸上绽放着甜蜜的微笑,在金童玉引导下,一步步向我款款而来。凤儿的身后紧跟着十个青春艳丽的少男少女,他们手持礼花,踏着柔美的音乐拍子,和着祝福的掌声,在欢呼着,雀跃着,蹦蹦跳跳,一路前来。

       我激动,我兴奋,我自豪,我幸福。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张开双臂,准备迎接凤儿的到来。

        ……

片段(4):偷偷给我打电话

        “是我,小野人。”声音很轻微,有些颤抖,夹杂着些许枯涩,做贼似的好像怕被人听见。

        “你在哪里?怎么就莫名其妙地失踪这么多年?”

        时隔多年,相距遥远,音质酸涩,但我依然可以听出是凤儿的声音,我的心跳陡然加快,难以平静,恰是涛涛海啸向我铺天盖般地汹涌而来,怎么也控制不住那压抑多年的满腹怨气和内心深处对凤儿牵挂而引发的强烈的不满。

       “别,你别……”

       “别什么呢?你小孩子一般,爱上玩捉迷藏游戏是吧?”

        “你小声点,好吗?”

        电话那头,凤儿的声音被压得低得不能再低,她一再祈求我别再嚷嚷。我似乎可以看到她那可怜无助的眼神。

        “我……我……”泄愤之后,更多的是激动,是兴奋。

         语不成句!

        “听我说,记下我的QQ号,以后别给我打电话,只等我和你联系。”凤儿说话的语速明显加快,好像有人在监视着她,控制着她的自由,我顿感气氛紧张。因为她,也因为我。

       “说吧。我记得住。”

        “254……”

        “你和谁说话呢?”果然,凤儿才刚把QQ号念完,就听到有人恨恨地责问她,语气严厉,透着一股杀气,我不禁浑身寒战。

        这个傻女人,完蛋了,彻彻底底地完蛋了!

        “喂……喂……”匆忙间,电话已挂了。

         恼人、烦躁的忙音:“嘀——嘀——”

         我整个傻了,拿手机的手僵在耳边,半天说不出话,手机是什么时候滑落到床上的,我竟然不知道。

         我好像从绚丽多彩的云端在不经意的刹那间再次跌落到人间谷底,心绪也由先前甜美、兴奋、激动瞬间转为失落、惆怅和茫然。

如诗的爱,梦幻般的女人,折磨了我一生,剥夺了我的幸福。可怜的女人,可恨的女人。

         ……

 片段(5):见面在医院

        “咯吱”一声:,门开了,进来一位年约三十,身材高挑的少妇,她瞟了我一眼,点点头算是打招呼。我想她应该就是五妹,和一个月前,我看到的照片相比,有很大的差别,其真人要比照片青春得多,靓丽得多,处处张扬着少妇特有的楚楚风韵。

见有人坐在隔壁床上,和大姐聊得正欢,她先是一惊,睁大眼睛很警惕地盯着我看一眼,很快就恢复应有的平静。她明白眼前这个人不是一般的人,她没什么好顾虑的。何况,大姐手术之前,消除紧张,保持放松,对手术是有好处的。

         凤儿毕竟是医生,对手术她显然很自信,很坦然。她的表现和一般的病人完全不一样,她知道如何配合医生,调整心态。

         手术时间就到了,护士进来做手术前的常规检查。我腾出空间,坐到走廊的靠背椅上,留意着有没有男人来照顾安慰凤儿。

         很失望,一个也没有,除了五妹,顿时一股凄凉之感油然而生。我很想摘下墨镜,扯去口罩,堂堂正正地告诉她:凤啊,任何时候,你都是我二十年前的凤儿,任何时候,我都会站在你的身后,做你坚强的后盾!

        但我不能这样,我真的不能这样,再过十五分钟,凤儿就要进手术室了,我不能大意,大意不得啊!

        ……

       “有人想你啦,有人想你啦!”

       掏出手机,是一条天气预报的短信:省气象局,温馨提示,雨季要来了!出门别忘带雨具!

       哦,三月的江南,烟雨朦胧,如诗如画……

                                            (参与众筹,感怀在心:http://www.zhongchou.com/deal-show/id-715735)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